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强奸厄运
强奸厄运

强奸厄运

十九岁时的宵虹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窈窕佳丽,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古玩店的工作让她很满意,唯一的遗憾是父亲卧病在医院,而她的家那时因为动迁正住在郊区。于是她的母亲全天在医院护理,她则在下班后去看望父亲。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中国正掀起基建的高潮和民工进城的热浪,郊区的道路两旁满是正在兴建的楼房……当六个男人出现在宵虹面前时,宵虹知道她已面临着巨大的危险,那是直接威胁到女性本能的一种恐惧感。但是宵虹连发出呼救的机会都没有,那六个男人就饿狼般将她抬进了一间临近的尚未建好的建筑物的二楼,把她扔到了一堆散发着霉味的草垫子上。

  当宵虹从抛落的震荡中清醒时,处于性急渴的男人们已一拥而上,用他们肮脏粗糙的手抓扯着她身上的任何遮体之物。时至深秋,宵虹并没有穿太多的衣服,几乎没费多长的时间和力气,男人们就达到了目的,宵虹洁白的玉体已裸露在狼群中。

  宵虹已被这突来的侵犯吓的忘记了抵抗和呼叫,她只是本能的用纤手拨推着四面而来的狼爪,但一弱质女性的体力根本无发阻止即将降临的灾难。

  这是一群已喝醉了的民工,他们久旷在外,对性的饥渴已无法遏止,美丽性感的宵虹正好成为他们的泄欲对象。

  没有任何的准备程序,当宵虹正在保护自己的乳房和阴私不被狼爪侵袭时,一个高大的男人已脱掉了裤子,扑在了宵虹的身上。宵虹的双腿被他的大手猛的拉向两边,接着就感到阴唇被一个热乎乎的大肉头顶开,紧跟着一根肉棒进入了她的阴道,「波」的一声,体内的那道薄膜被肉棒刺破、穿透,那颗肉球直顶到阴道的深处,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闯遍全身震撼着她的每一条神经。宵虹竟然没发出任何叫喊,巨痛使她的上牙紧咬着下嘴唇,脑袋向后急剧的一仰,整个腰肢不自然的挺成桥状,全身的肌肉不自禁的颤抖着,两行恐惧夹杂着愤恨与羞辱的泪水流出。

  一位十九岁的姑娘已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她的第一次性生活是什麽样的,但宵虹肯定料不到她的处女的生涯是如此结束的。没有爱抚,没有亲吻,没有怜惜,更没有浪漫的气氛,耳边充盈的只是兽欲的喘息声,忍受的仅是身体各处被粗手乱抓乱摸乱抠的呕吐感,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的暴力进袭更让她痛不欲生。

  「啊……不……呜……」当男人在宵虹体内开始大力插动时,宵虹发出了凄惨的呼叫和悲凉的痛哭声。两只坚挺玉白的淑乳已经被进入她体内的男人紧攥在手中揉捏的变了形,两点娇红的乳头给粗大的拇指深压进乳身中,乳筋被挤成一团,传来尖锐的刺痛和一种她说不出来的酸痒。那根肉棒象一支火炭在她的阴道里蹿刺着,一下下的冲撞顶的她的全身都随之波动不止,阴道壁的火辣的肿痛已麻疲了下半身,却让她更难忍受。

  男人们发出一阵哄笑,宵虹那雪白的正被蹂躏的躯体和面部痛苦的表情以及激烈的反抗挣扎更激起了他们压抑以久的欲火,他们的神经里已别无他物,只想着将身体的那股性的洪潮宣泄进宵虹的体内。

  身上剧烈运动的男人仍在摧残着青春、美妙的肉体,宵虹的头却被另一男人的的双膝夹紧。「啊——」惊叫中,一根丑陋粗大散发着腥臭的肉棍已向她微张的小口伸来。宵虹不知男人要干什麽,直到那根肉棍探进她的嘴内,他竟然要她含住那根让人恶心得东西!宵虹几乎被腥臭熏的窒息了,但她仍无办法避开,在她的嘴未闭紧之前,肉棒已挑开她的牙关,塞进嘴里。宵虹的柔舌本能的向外推动肉棍,却让那男人更兴奋的将肉棍直插到喉口,一个肉囊也压上宵虹的翘鼻,而肠胃的翻滚欲呕使得宵虹的舌头不断的缠绕着那根肉棍,送去阵阵的快感。

  突然,宵虹感到阴道的那根肉棒剧烈的颤抖起来,男人猛的一顶,一股炙热的液体喷吐在了她的阴道内。悲惨和凄苦涌上胸间,宵虹明白发生了什麽,他在她体内射精了。与此同时口中的东西也弹动着,一道腥粘的热液喷满口腔。两个男人带着满足的臃懒离开了宵虹的身体,立刻又有男人扑上,这次是三个!

  宵虹的身躯被拎着头发扯了起来,一个男人从后面抱住她的圆臀,将她推倒在另一人的身上。「不行……」宵虹感到一只手摸上她的肛门抠弄着,她只好摇晃着屁股,躲避着那只鬼手。但身下的男人已拔开她的阴唇,将自己的阴茎送进了阴道。「呀——」仍未有性欲的宵虹又一次被阴道内干燥的摩插的痛苦所击倒,同时她感到肛门也被另一根阳具捅了进去。

  「不……啊——」肛门被撑开的巨痛让宵虹惨叫,也让她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与勇气。而第三个男人已扳过她的脸,用肉棒堵住了她的声音……当男人们仓慌的逃离强奸现场许久之后,宵虹都无法再站起来,那些男人持续蹂躏、摧残了她娇嫩的肉体近三个小时,旺盛的性欲使她几乎认为这场灾难会无休止的继续下去,但现在空寂的楼层又让她更感到孤立无助的恐惧。柔顺的长发已被搓弄的凌乱不堪,无力的披散在胸前和乳房上,而乳房红胀欲裂,原本肉红的乳晕和乳头已脱去了一层嫩皮变的微微发紫,抓痕、捏迹、咬印布满羊脂玉般的肌肤,口中、乳间、阴道、肛门、臀股都被喷满污浊的精液,鲜红的处女破身之血从阴道和肛门处沿着洁白的大腿滴落在杂乱的草垫上,整个阴部的肿痛让她不敢稍动两腿,她就那麽蜷伏在那里,象一具白莹的雕像沐浴在皎洁的仲秋月光里。

  那夜她是披着一张破麻袋扶着路边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在瑟瑟的秋风月夜中拖着疲倦与悲苦一步步蹭回家的,之后的一个星期她请病假在家自己默默的忍受被轮奸失身的痛苦,而傍晚又要强做笑颜去看望父亲……她的第二次厄运在距她的婚礼还有两个月时降临,那次是在她参加一个通宵的校友聚会被灌醉后不知被几个男人也不知被谁轮奸了。在她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被仍在一个偏僻的树林里,衣服杂乱的堆在一旁,两腿大大的辟开着,阴档和臀部被涂满了精液,肛门爆裂,可能因为她一直醉着不醒,那群男人仅是发泄性欲了事,但乳房紫痕斑斑,显然她的骄人的玉乳令那群轮奸她的男人投注了极大的兴趣,成为被虐待的重点。

  她在出国的朋友家休养了三天才去上班,而她的父母仅知道她在连续加班以补上婚假,幸运的是她都没有被受孕也没有被传上性病……

【完】